追蹤
.遊.戲.人.生.
關於部落格

window.location="http://blog.roodo.com/kathychang";
  • 13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每個人都應該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

核心家庭價值V.S個人主體意識

主計處公佈一項統計:以父母子女組成的核心家庭已跌破五成,降至46.7%,不婚的頂客族和單身者卻呈倍增的趨勢,隔代教養的祖孫家庭也增加了一倍達到8.2萬戶。

很巧的,上星期錄"綜藝大哥大",談熟女;內容主要圍繞在女性不婚(晚婚),和不生育的現象。 節目中,菲哥問了個很好的問題:生育,乃造物主賦予女性的天職,倘若捨棄這份使命,是否不算完整?的確;當我選擇不生養下一代時,也曾面對許多類似的疑問,包括我自己;我可以是父母的女兒,兄姐的手足;即便沒有法律約束,在感情裡,我尊重近似於妻子的位置;但我永遠無法體會自己的子宮孕育生命的奇妙,以乳汁哺育偎在胸前小小身軀的滿足;聽孩子呀呀學語用稚嫩的嗓音叫媽媽,如天籟;沒辦法親吻他白胖軟綿的小腳,和他大手牽小手,在公園裡散步.....生命歷程中,在母親這個角色上,我選擇缺席。

我無法擁有的不僅僅是出自己身的骨肉,更多的是生命中一段長長的,情感上無法填補的空白;那是與孩子互動伴他成長才有的感動。 但,上述種種都是以"我"為角度的思考,為了完成所謂"女人的完整""母親的天職""傳宗接代"的責任,卻忽略尚未成型沒有發言權的孩子他們的權益!若可以選擇,他們願意結這段母子緣嗎?聽來有點荒謬,可我真是這樣看待的。

孩子或能完成我們的天賦使命,但我們是否該問問自己:能給孩子些什麼?

不認為自己會是個稱職的母親;太操心,太想掌控一切,我的愛將是他沉重的負擔,再沒勇氣面對親情在衝突和摩擦中撕裂,日積月累,築出一道跨也跨不過的鴻溝。 當我極力擺脫母親的陰影,在她走後卻意外發現:母女天性,血濃於水!骨子裡,我恰恰是她的翻版,所有的抗拒都是徒勞。 認命嗎?我不知道,但我很清楚,自己決不會冒險在我的孩子身上找答案,誰知道有一天我會不會怒氣衝天的對他大吼:早知道你一生出來就把你掐死,或其他惡毒的字眼..........像我媽,一個不快樂的母親。

就造物者的觀點,我也許不是完整的女人,但,我是自己的主人,沒有孩子 ,並不令人遺憾,正如有了孩子也不會讓我感到喜悅一般。  

此外,大環境的混亂與不安,經濟壓力,也是主要原因。 每次看見孩子們歪斜肩膀背著好幾公斤重的書包,或拉著小提箱在路上隅隅而行,總忍不住嘆氣,更別提還得在課餘時間學才藝。 當社會核心價值淪喪,我們又該如何教導孩子明辨是非?正直誠信?做對的事,而不僅僅是把事情做對?

生活的重擔,迫使許多夫妻將孩子交給年邁的父母出外謀生,許多問題兒童或青少年都是隔代教養的結果,還記得一則新聞:疾病纏身心力交瘁的阿嬤,手刃兩名智障的孫子後自殺。 這突顯了弱勢者資訊的貧乏,不知如何向外求助,社福機構囿於預算人力的不足,無法適時伸出援手幫助社會邊緣載浮載沉的一群。 隔代教養所引發的問題又將付出多少社會成本?

正因如此,我們是否該在傳統社會規範外,重新思索,定義自己"生命的完整"?真正活出自己的樣子,而不只是為了符合社會或上一代對我們的期望。 生與不生,都是一種選擇,無關自私或逃避責任,有能力妥善照護自己身心靈的個體所組成的家庭才是社會結構中相對穩定的力量。

面對少子化或不育對社會造成的衝擊,提高生育率並非解決未來勞動力不足和經濟發展的根本之道, 如何給我們的下一代健全良好的環境,提高婦女生育的意願才是當務之急。

文章出處:潘儀君的生活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